LZL

悲莫悲兮生別離

說一聲再見,就是死去一點點。

Plurk : http://www.plurk.com/In_fact

[APH][法英] 無題

#舊作品

 



蒸氣火車,那或許稱的上是亞瑟喜歡的交通工具,畢竟那是經歷偉大工.業.革.命後的產物,即使後來多得是那些無煙的磁浮列車,因為一堆人嘴裡喊著環保啊、愛護地球之類的口號,卻還是將煙蒂丟進一旁的草堆,引起大火浪費社會資源。

 

亞瑟會在百花開始盛開的三月初,會獨自搭上那列極老舊的蒸氣火車,你可以問他為什麼有這閒情逸致去搭火車而不用去開會或者聽老闆碎碎念,之前所謂年少輕狂的他或許會告訴你,我他媽的就想搭,然後對著你吐口水或耍脾氣的破口大罵。


現在的他稱得上是紳士,雖然不是那麼有品,但他還是會有禮貌的回答你,他喜歡每次火車進站時的鳴笛聲,到站後需要立刻加水加煤然後冒出濃濃白煙的火車頭,他喜歡嘎嘎作響的木椅,還有老車廂座位上的號碼牌帶給他的懷舊氣氛。

 

那值得他蹺掉所有煩人的工作。

 

 

 

那是個意料外不任性的天氣,整節車廂只有亞瑟一人,空氣中格外安靜,令人感到悠閒,說是來到另一個世界也不為過。

這靜謐的空間替亞瑟帶來無與倫比的感受,沒有哀傷,卻也不怎麼快樂。

 

嗯,我喜歡。簡單明瞭的愛惡表達,沒有多加修飾,噢,真是個沒情趣的男人。

 

列車每站停留,上車的人數卻不及單手的指頭數,灰白色的月臺上除了打盹的站長也只剩幾隻沐浴在陽光下伸懶腰的野貓。

 

晴天、萬里無雲的天氣,那是值得英.國人一年之內的六個月都聊的話題,在這個被灰色霧幕細心包裝起來的倫.敦,比起那些甜蜜情話中的天長地久還要難得。

真是難能可貴的天氣,在金黃色陽光灑進車廂前,亞瑟總會推開左手邊那扇佈滿灰塵的舊式車窗,主動歡迎燦爛如花的陽光和窗外混著芬多精的空氣,起風時帶著花的甜味、泥土參雜青草味的氣息。

 

進山洞之前,會經過個神秘又古意盎然的小鎮,一排排蜂蜜色石頭蓋的房子、流經村落中心的小河、跨越綠色小河的石橋、蜿蜒的丘陵,有座紅瓦城堡藏在濃密鮮翠的樹林後,雖然不像有著悠揚風笛和美麗格子的蘇.格.蘭那些友善且熱情可愛的城市那般色彩鮮明,但亞瑟認為,其實並不需要什麼明淨的湖泊或音樂,只要有那片綠草如茵的草坪便已足夠讓他觀賞上好一陣子。

 

經過第一座山洞,綠蔭蔽天,每棵樹的葉尖殘留著早晨清涼的露珠,在陽光的斜照下晶瑩的像是一張張笑臉。

風酩酊的吹著,微涼的觸感在亞瑟的臉頰上散開,那雙如祖母綠的眼睛瞇起,仔細觀察著春風是如何溫柔的吹拂大地,遠方的青草地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接下來又是一片綠意盎然,滿山遍野綿延不盡的綠地及四處可見的成群綿羊,還有許多優美湖泊和壯麗陡峭的奇峰,沿著鐵路,自然景觀十分壯麗。

 

這是亞瑟該驕傲的,這麼一段鐵路實在美極了,即使沒有阿爾卑斯山的雄偉氣勢或是維.也.納美妙的音符相伴,清新的空氣以及嚶嚶的鳥鳴遠遠勝過那一切,那些山脈綿延的浪漫鄉間風光的確值得他去尋找、發現。




「Would you mind if my sitting here?」

那是一句夾帶濃厚法式腔調的英文。很性感?坦白說,或許是吧。

 

對方的瞳孔中似乎藏著一片蔚藍的海洋,甚至比海水還湛藍,那雙藍眸似乎藏著笑意,特殊的法式嗓音比起知更鳥的歌聲更加令人陶醉。




「Would you mind sitting here?」也許那算是英國人的幽默,然後,雙方對視而笑。

 

那年春天的花開的特別爛漫,亞瑟發現了全歐.洲都及不上的美景。

 

 

 

Fin.

评论
热度(1)

© LZL | Powered by LOFTER